神評列表

3300戚家軍慘遭屠殺?關於薊州兵變,為何明朝兵部尚書和薊遼總督要打

2022-09-23 11:24:20
0
3300戚家軍慘遭屠殺?關於薊州兵變,為何明朝兵部尚書和薊遼總督要打圖1

作者|冷研作者團隊-明憶

字數:5975,閱讀時間:約16分鐘

3300戚家軍慘遭屠殺?關於薊州兵變,為何明朝兵部尚書和薊遼總督要打圖2

關於“薊州兵變”的過程,當今網際網路上流行的主要說法,是“參考”了包括清朝編撰的《明史·王保傳》在內多個史料德記載。

比如薊州兵變中兵變軍隊是“戚家軍”的說法,參考的就是《明史·王保傳》中“薊三協南營兵,戚繼光所募也”,而薊州兵變原因是因為欠發軍餉,和北兵趁機大開殺戒,則是將《兩朝平攘錄》的記載“平壤南兵撤回時,以王賞不給(如松攻平壤時約先登者給銀萬兩,南兵果先登)鼓譟於石門寨”和“總兵王保與南兵有小忿,遂以激變聳惑軍門”略加修改。

最後關於薊州兵變三千人被殺,又是參考了《朝鮮宣祖實錄》中,明朝旗牌官所說的“事覺,殺三千三百餘口,而其餘或遁或恕”。

3300戚家軍慘遭屠殺?關於薊州兵變,為何明朝兵部尚書和薊遼總督要打圖3

▲朝鮮之役中的薊鎮兵

網上這個主流說法,雖說的確都能找到相關的文獻記載,而且也是足夠吸睛,但如果與其他更多的史料就行對比,這些說法就很需要推敲一下了。

首先第一個問題,薊州兵變中的兵變士兵,真的是剛剛參加萬曆朝鮮之役回國的戚家軍嗎?要回答這個問題,首先要先說一下朝鮮之役中,入朝的薊鎮南兵成分和回國的始末。

3300戚家軍慘遭屠殺?關於薊州兵變,為何明朝兵部尚書和薊遼總督要打圖4

▲戚繼光

戚繼光的軍旅生涯,也並非是一直在和沿海倭寇作戰。隆慶二年(1568年),隨著東南地區倭寇的威脅降低,戚繼光被調到了北方的薊鎮。在薊鎮時期,戚繼光共招募了九千名浙江籍計程車兵前來戍衛,這也就形成了在晚明軍事上,一個頗具影響力的群體——薊鎮南兵。

3300戚家軍慘遭屠殺?關於薊州兵變,為何明朝兵部尚書和薊遼總督要打圖5

▲薊鎮南兵與在東南和倭寇作戰的戚家軍並非一支部隊

加入以戚繼光本人招募、訓練作為判定是否為戚家軍的標準。那麼從萬曆十年戚繼光被調離薊鎮,到朝鮮之役爆發時,薊鎮南兵已經經歷多次兵員替補,那麼薊鎮南兵中,還能被稱作是戚家軍計程車兵,雖然不能說一個都沒有,但也肯定是寥寥無幾。

而如果是以戚繼光時代的戰術作為評判標準,那麼戚家軍在薊鎮的消亡就更加迅速。因為在戚繼光離開薊鎮後,薊鎮南兵本身的作戰定位從野戰兵團,迅速演變為駐守明朝在薊鎮的各個軍事要塞和敵臺的“臺兵”。

3300戚家軍慘遭屠殺?關於薊州兵變,為何明朝兵部尚書和薊遼總督要打圖6

▲明代敵臺

在這種兵力配置下,到了朝鮮之役爆發時,用由九千南兵的薊鎮,反倒缺乏足夠對抗倭寇經驗計程車兵戍衛沿海,防範日軍可能對京畿沿海的侵擾。在此情況下,明朝不得不在今天秦皇島市一帶“將新設海防遊擊駐札樂亭縣,地方南兵三千增募(《明神宗實錄》)”。

之後援朝的南兵,也是“募南兵二千一百名,又抽臺兵九百名,加設遊擊吳惟忠率之東援(《方眾甫集·灤東平叛記》)”。可見明朝在薊鎮地區的海防力量,以及後續入朝作戰的薊鎮南兵,絕大多數都是新招募計程車兵,他們和俗稱的戚家軍,已經是沒有什麼關係了。

3300戚家軍慘遭屠殺?關於薊州兵變,為何明朝兵部尚書和薊遼總督要打圖7

▲日軍登陸釜山揭開朝鮮之役的序幕

那麼第二個問題,薊州兵變是援朝南兵在回國時發生的嗎?先來看援朝南兵究竟是何時回國,萬曆二十二年一月,朝鮮宣祖李昖就親自接見諸南兵將領,表示“……而諸大人,今皆撤還,小邦之危亡,迫在朝夕(《朝鮮宣祖實錄》)”。依此推斷,至少在一月時援朝的薊鎮南兵就已經開始準備回國。

到十月,明朝又對援朝南兵的安置進行安排“……東征稍有損傷宜仍募足三千七百名,就近給糧令駐札山海石門操練(《明神宗實錄》)”。可以認定從萬曆二十二年一月開始,在朝鮮的南兵便已經開始逐步撤離,到了十月,薊鎮南兵就已經進行安置,而薊州兵變則是發生在萬曆二十三年(1595年)),《明史·王保傳》和《兩朝平攘錄》中,記載援朝南兵是在回國途中發生兵變也可以證偽。

3300戚家軍慘遭屠殺?關於薊州兵變,為何明朝兵部尚書和薊遼總督要打圖8

▲吳惟忠

不過正如前文所說,援朝南兵在回國後進行了重新安置,這批南兵不僅被分別安置在山海和薊州兵變發生的石門,而且這批南兵“還鄉者若干,歸臺者若干,存者一千二百有奇(《方眾甫集·灤東平叛記》)”。

為了填補兵員的虧空,薊鎮“今參將錢世禎奉文續募,留駐石門路,計三千五百九十有奇,稱海防營兵(《方眾甫集·灤東平叛記》)”。換言之,參加兵變計程車兵真正的稱呼應該是海防兵,這其中雖然是有援朝南兵,但也比例卻不到一半,其他都是再次招募替補的新兵。

3300戚家軍慘遭屠殺?關於薊州兵變,為何明朝兵部尚書和薊遼總督要打圖9

▲明代薊鎮下屬的石門

那麼接下來的一個問題,石門的海防兵為何要發動兵變呢?網上主流說法是薊鎮南兵因為欠餉兵變,源自《明史·王保傳》和《兩朝平攘錄》。兩者對於薊州兵變原因的記載是“鼓譟,挾增月餉(《明史·王保傳》)”和“以王賞不給(如松攻平壤時約先登者給銀萬兩,南兵果先登)鼓譟於石門寨(《兩朝平攘錄》)”。

3300戚家軍慘遭屠殺?關於薊州兵變,為何明朝兵部尚書和薊遼總督要打圖10

▲平攘之戰

而按照“鼔眾要索東征功賞及安家銀,人各四五十兩(《方眾甫集·灤東平叛記》)”,以及同樣可以提供作證的“以要挾雙糧鼓譟(《明神宗實錄》)”和“以離家日久,錢糧不加,含忿謀作亂(《朝鮮宣祖實錄》)”,都記錄海防兵兵變是為了索要額外的“加薪”,也就是加班費和福利補助之類。

3300戚家軍慘遭屠殺?關於薊州兵變,為何明朝兵部尚書和薊遼總督要打圖11

▲薊州兵變到這裡畫風似乎變成了人均“加錢居士”

但如果把這場薊州兵變,單純認為是一場武裝提加薪,那也是存在問題。首先要明白一個事情是,與北方九邊營兵由衛所兵和募兵混合而成不同,薊鎮南兵是純粹的募兵組成,而且收到江浙地區商品經濟繁榮的影響,薊鎮南兵表現的更加“嗜利無復戀家(《明神宗實錄》)”。

在此基礎上,這些在戰時應募,來到薊鎮的海防兵,表現得就更加“自恃為非時調援,於本路不甚用命,且戀餉厚,烏合而薌羶之(《方眾甫集·灤東平叛記》)”。簡單地說,就是老闆我胃不好,你給我畫的餅我消化不了,所以你給錢吧!

3300戚家軍慘遭屠殺?關於薊州兵變,為何明朝兵部尚書和薊遼總督要打圖12

▲江南的商品經濟繁榮,導致明朝南北的文化差異加大

實際上,真正引發薊州兵變的,是一件重要,但似乎又和薊州兵變沒什麼關係的事件——封貢日本。由於包括宋應昌在內,一眾赴朝的明朝官員極力推進封貢日本,以至於謊報軍情稱日軍已經全部撤出朝鮮,甚至不惜將朝鮮發生的日軍行動,全部稱為朝鮮“亂民”所謂。

作為當時封貢日本最大的支持者,明朝兵部尚書石星在得到前線明朝官員的奏報後,極力推動和日本議和的同時,兵部也開始“議撤沿海水陸官兵,檄薊鎮將永平防海南兵照天津議撤(《明神宗實錄》)”。要知道對於海防兵超半數新募士兵來說,他們萬曆二十二年接受招募來到薊鎮,萬曆二十三年就要被遣散回家,兵部這種搞法著實有些搞人心態。

以至於石門一帶的防海兵對此“頃倭議行款,言者以國詘,疏撤各路募兵,此曹見謂一朝褫去,遂懷洶洶(《方眾甫集·灤東平叛記》)”。而作為兵變策劃者的胡懷德、陳文通等人,也正是藉此機會“於八月二十五日陰與懷德等倡謀,遍粘叛帖(《方眾甫集·灤東平叛記》)”。

3300戚家軍慘遭屠殺?關於薊州兵變,為何明朝兵部尚書和薊遼總督要打圖13

▲隨著議和開始,明朝兵部認為來自日本的海上威脅已經消失

所以,薊州兵變按鎮壓方的說法,是胡懷德、陳文通等數十人利用防海兵對兵部主張和日本議和已經裁撤防海兵的不滿,趁機煽動了兵變事件。不過對胡懷德、陳文通等兵變核心人員的身份、官職,以及他們的行動動機這些筆者難以考證。(關於薊州兵變主謀的審訊記錄,收編於蕭大亨所著《刑部奏議》,此書僅在日本存有孤本,筆者實在難以考證。)

所以只能是個羅生門了。

那麼,最關鍵的,這場兵變到底是都發生了什麼?

3300戚家軍慘遭屠殺?關於薊州兵變,為何明朝兵部尚書和薊遼總督要打圖14

對於薊州兵變的過程,在萬曆年間當時對此事的記載,依然分成了兩個截然不同的方向。代表著明朝中央朝廷對薊州兵變看法的《明神宗實錄》,不乏批評總兵王保“欲張大其事冀以邀賞”,甚至將這起事件描述為“雖長平新安之殺降坑卒未為過之”。

3300戚家軍慘遭屠殺?關於薊州兵變,為何明朝兵部尚書和薊遼總督要打圖15

▲在明朝中央看來,薊州兵變就是一起性質惡劣的屠殺。

而作為事件的另一個視角,時任薊遼總督孫礦所著《姚江孫月峰先生全集》,和參與鎮壓的兵備方應選所著《方眾甫集》中,對這起事件記載的更加詳細,這裡選用《方眾甫集》的記載:在十月初二到初三期間,海防兵“各兵連劫守臺官兵,空者五十餘座矣”,薊鎮的高層一開始也嘗試和兵變士兵進行談判,但因兵變領袖胡懷德等人的獅子大開口最後破裂。

初九,經過明軍各路兵馬彙集到石門,明軍將領王保下令“……因令單騎分誘衝擊,奮臂而前,擒斬八十餘人。南兵猶憤戰不下,復發火炮震驚,南兵始有懼色。時降旗四面遍豎,得降者百餘,懷德等猶追殺降者一二,餘黨仍堅拒。冠軍(王保)親督精騎漸迫,擒斬又四十餘人,眾心且潰。(《方眾甫集·灤東平叛記》)”

3300戚家軍慘遭屠殺?關於薊州兵變,為何明朝兵部尚書和薊遼總督要打圖16

▲《平番得勝圖》中的明代騎兵

雙方記載之所以會有如此大的差距,當然有“叛兵親戚播為此言,見吾等處之過當,且藉以掩護其過惡之意(《姚江孫月峰先生全集·與永平道書》)”的可能,但是根本原因還是各自的立場。

結合當時明朝的政治態勢,筆者本人有一個猜測,薊鎮官員的記載和朝廷中央的實錄記載,之所以會產生如此大的差別,很有可能是當時薊遼總督孫礦和兵部尚書石星之間,圍繞朝廷是否對日本議和封貢所造成的。

簡單一句話,對明朝的官員來說,事情的真相不重要,重要的是黨爭。

3300戚家軍慘遭屠殺?關於薊州兵變,為何明朝兵部尚書和薊遼總督要打圖17

▲封貢日本

時任兵部尚書的石星,出於對明朝本身的利益考量,和基於自身對在朝鮮的日軍勢力、朝鮮情況的認知,原本在出兵援朝時態度積極的石星,此時一反過去,轉而反對繼續在朝鮮和日本作戰。

石星認為與其在朝鮮繼續消耗明朝的國力,不如在對雙方關係問題上,明朝退讓一步,以封貢議和換取日本不再侵犯朝鮮的承諾。而與石星相反,薊遼總督孫礦則日本更為強硬,要求“倭眾盡數退還本島,不得因封求貢,又不得侵掠朝鮮(《明神宗實錄》)”。

3300戚家軍慘遭屠殺?關於薊州兵變,為何明朝兵部尚書和薊遼總督要打圖18

▲在明軍撤離後,日軍和朝鮮各方勢力的戰爭仍在繼續

同時,石星在收到描述了事情經過和傷亡人數的薊鎮塘報和孫礦的《致本兵石東泉書》後,卻是用有拖延任憑事態發展的表示“疏中未及,不妨續報(《姚江孫月峰先生全集·與永平道書》)“。所以不排除以石星為首的兵部官員,為了打擊作為主戰派領袖的孫礦,而特意默許甚至可能參與到了輿論的控制。

3300戚家軍慘遭屠殺?關於薊州兵變,為何明朝兵部尚書和薊遼總督要打圖19

▲兵部尚書石星

不過說到這,薊州兵變的過程還有一個小問題沒說,那就是薊州兵變真的存在“南北兵素不相能,乘其釁殺戮不免過當(《明神宗實錄》)”的情況嗎?對於這一點,有一點以往被大家忽略。

在薊州兵變中,雖然明軍是由總兵王保負責指揮,但是參與到鎮壓行動的並非都是北兵將領,比如在朝鮮稱之為“南兵三營將”之一的南兵營遊擊王必迪,就參加了對兵變海防兵的圍困,時任薊遼總督的孫礦更是浙江餘姚人。所以這事已經不能用簡單的南北兵矛盾來解釋了。

3300戚家軍慘遭屠殺?關於薊州兵變,為何明朝兵部尚書和薊遼總督要打圖20

▲薊遼總督府

還有,那就是薊州兵變到底傷亡了多少人。按照孫礦的記載,從十月初九的衝突開始,到後續追討逃跑叛賊的過程中“且今所擒殺止一百五六十人(《姚江孫月峰先生全集·奉沈閣下書》)”。方應選記載和這一數字接近,為“若曹自置戮百五十一人(《方眾甫集·灤東平叛記》)”但這就是全部了嗎?

3300戚家軍慘遭屠殺?關於薊州兵變,為何明朝兵部尚書和薊遼總督要打圖21

▲明代浙兵

在前文中提到,方應選的《方眾甫集·灤東平叛記》記載,海防兵在兵變開始後“各兵連劫守臺官兵,空者五十餘座矣”,那麼這期間是否有產生傷亡呢?在《萬曆邸抄》中,雖然記載“擒斬首惡一百二十一顆”,但之後遣返回浙江的,卻只有“計二千五百餘員名”。這與薊州官員統計的“通計南兵除督府標下教師及於役與逋亡擒斬外,尚存三千二百四十有奇。(《方眾甫集·灤東平叛記》)”有著700名士兵的差額。

他們是並非浙江籍士兵,還是被負責押運的“京營佐擊陳雲鴻遊擊職銜與原任遊擊季金(《明神宗實錄》)”收入麾下,亦或是已經沒有人頭能去做統計,這就不好說了。

除此外,在《明神宗實錄》記載鎮壓薊州兵變的過程中,“傳言殺南兵之夜,官軍乘勢劫掠,搶擄恣淫被害諸商,確有的證濫殺之心。”而無論是孫礦還是方應選,都在文章中強調了鎮壓過程中沒

有濫殺兵變的海防兵,但是卻對同樣傳到朝廷的“官軍乘勢劫掠”不置一詞,這也同樣值得玩味。

3300戚家軍慘遭屠殺?關於薊州兵變,為何明朝兵部尚書和薊遼總督要打圖22

▲晚明軍隊在作戰時“用力過猛”已經不是啥新鮮事了

最後還是要說一下這次“兵變”對於戚家軍的影響,按《兩朝平攘錄》的說法,薊州兵變後“人心迄憤惋,故招募鮮有應者”。但實際上,萬曆二十五年因與日本的封貢和談破裂後,為了應對戰事再起,“新募南兵六千名(《明神宗實錄》)”,除了戶部對此表示“庫貯不敷”外,並沒有遇到其他什麼阻礙。

至於為什麼在兵部諮文中有“調發薊鎮南兵二千名,今召募未集,部伍不敷(《朝鮮宣祖實錄》)”的表述,其實也非常簡單,因為薊鎮南兵長期都用於戍衛內陸敵臺,在海防兵已經被解散的情況下,倉促之間自然難以湊齊出徵的隊伍了。

所以,不能說薊州兵變摧毀了戚家軍。因為其實戚家軍這個名號,都是後世喊出來的,明代官方文獻中並沒有記載。從戚繼光嘉靖三十九年(1560)編練新軍,到明末的那段時間裡,他的部隊都是被稱為“浙兵”、“義烏兵”或“南兵”。戚家軍這個稱謂,最初是明末的《方眾甫集》中提到“倭人目為戚家軍”。等到清代張廷玉修《明史》的時候,才把“戚家軍”這個名詞,寫入官方文獻。

而薊州兵變發生於萬曆二十三年(1595),距離戚繼光去世的萬曆十六年(1588),已經過去7年了;距離戚繼光被彈劾去職的萬曆十三年(1585年),已經過去10年了;距離張居正去世,戚繼光被調往廣州的萬曆十年(1582年),已經過去13年了;距離戚繼光在北方大規模練兵的隆慶二年(1568年),已經過去27年了;距離戚繼光嘉靖三十九年(1560)編練新軍,更是過去35年了。

此時初代戚家軍就算18歲入伍,也已經51歲了,而北方練出來的戚家軍,也大多要45歲左右了,早過去了適合服役的年齡了。

所以,其實在薊州兵變前,戚家軍就已經沒有了,因為對於大明來說,世間已無戚繼光,更重要的是,世間已無張居正。

3300戚家軍慘遭屠殺?關於薊州兵變,為何明朝兵部尚書和薊遼總督要打圖23

▲封貢議和失敗後,明日迎來了更大規模的戰爭

至此,薊州兵變的前因後果基本講述完畢。這起事件在明朝雖然不像萬曆三大徵和薩爾滸之戰那樣震撼人心,但是內在似有似無的悲情色彩,也的確是容易引起人們的共鳴。

但對於筆者而言,這起事件更重要的是闡述了另一個道理,歷史就像是一個被人隨意打扮的小姑娘,但是終會有蛛絲馬跡能讓我們一窺妝容背後的真相,這或許就是歷史研究的樂趣所在吧。

參考文獻:

《明神宗實錄》

《明穆宗實錄》

《兩朝平攘錄》

《宣祖實錄》

《明史·王保傳》

《明史·兵制》

《大明會典》

《四鎮三關志》

《唐將書帖》

《萬曆邸抄》

《欽定古今圖書整合.方輿彙編》

孫礦《姚江孫月峰先生全集》

方應選《方眾甫集》

韓佳岐《明朝後期對南兵的徵發》

楊海英《萬曆二十三年薊州兵變管窺》

賈億寶《清官修“邊防”細目史源問題考述》

鄭潔西,楊向豔《日藏孤本《刑部奏議》及其史料價值》

王英礎《抗倭援朝的名將--季金》

陳厲辭董劭偉《板廠峪新發現碑刻研究之四——明薊鎮長城閱視制度初探》

《欽定古今圖書整合.方輿彙編》

孫礦《姚江孫月峰先生全集》

方應選《方眾甫集》

韓佳岐《明朝後期對南兵的徵發》

楊海英《萬曆二十三年薊州兵變管窺》

賈億寶《清官修“邊防”細目史源問題考述》

鄭潔西,楊向豔《日藏孤本《刑部奏議》及其史料價值》

0
0
26

最新評論

可匿名神評,需稽核
匿名神評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