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評列表

《北京日報》誕生記 · 3丨毛主席曾三次題寫報頭

2022-09-22 08:14:20
0

從北平解放後的第一張黨報《人民日報》(北平版),到為讀者稱頌為“大都市的小報”的《北平解放報》;從當時北京唯一的地方性報紙北平《新民報》,到北京市委機關報曾定名為《北京晚報》,《北京日報》正式誕生前的故事既曲折又精彩。

《北京日報》誕生記·1丨我們的“史前史”

《北京日報》誕生記·2丨北京市委機關報曾定名——

今天,我們說說《北京日報》報頭的故事。

毛主席題寫報頭

1952年5月,周遊帶著籌備處全體工作人員,從蘇州衚衕125號,遷入了西長安街72號的新民報社社址。他們一邊接辦《新民報》繼續“練兵”,一邊開始緊鑼密鼓地進行《北京日報》試版。

那時,《北京日報》具體的創刊時間尚未確定,但每個人都知道,時間已經很緊張了。在此之前的4月14日,作為籌備處負責人,周遊曾寫信給在外地的彭真。他在信中說,原來預定5月1日創刊,為時過促,編輯部的同志聽說5月1日創刊的訊息,曾說“我們是長期準備,倉促應戰”。信中還希望彭真能轉請毛澤東主席為《北京日報》題寫報頭。

第二天,彭真在周遊的來信上批示說,“報頭可以請主席題寫,報紙出版不要等我。至於‘應戰’,辦報紙總是要天天應的。要爭取在倉促應戰中又是有準備有把握的。”批示還說,“出版的日期請你們斟酌。”

後來,創刊日曾定為6月1日。在5月24日《北京日報》社寫給毛澤東主席請求題寫報頭的信中就提到,“《北京日報》準備於6月1日創刊,”“懇請主席能在百忙當中,抽暇給報紙題寫這四個字。如有可能,希望在5月27日以前就便題好,賜寄北京西長安街72號《北京日報》社。”當日,毛主席就為《北京日報》題寫了報頭。可惜,6月1日,報紙創刊條件仍不夠成熟。

《北京日報》誕生記 · 3丨毛主席曾三次題寫報頭圖1

1952年5月24日,毛澤東同志為《北京日報》第一次題寫的報頭。

8月底,籌備處迎來了一員大將——天津市委當時的宣傳部副部長、《天津日報》總編輯範瑾。範瑾1937年到延安參加革命,第二年,19歲的她就加入八路軍總政治部前線記者團。從此,隨身一支筆,一個採訪本,部隊開到哪裡,她就跟到哪裡,一路行軍,一路採訪,採寫了大量精彩的戰地報道。

1948年12月,解放軍包圍天津時,這位年輕的資深新聞女戰士風塵僕僕,受命而來,準備籌辦《天津日報》。天津,是我黨即將解放的一座大城市,怎樣才能辦好解放後全國第一張大城市報紙?總編輯範瑾為此做了大量開拓性工作。1949年1月15日,天津解放,兩天後的17日,《天津日報》創刊發行。

如今,適逢《北京日報》創刊,範瑾再次勇擔重任。她作為第一任《北京日報》社社長,與副社長兼總編輯周遊一起,主持《北京日報》的籌備工作。

與籌備處其他工作人員比起來,範瑾來得不算早,但她的才華橫溢與平易近人很快征服了報社的同事們。

提起範瑾社長,《北京日報》最早的美術記者之一、新聞漫畫家李濱聲滿是感念,他說:“範瑾同志親自參加每週一的評報會,她能叫出報社每個人的名字,對所有人都一視同仁稱呼‘同志’。”她清楚地記得很多記者編輯的特點,有一位記者寫稿子開頭總喜歡自問自答,“這是怎麼回事呢?得從頭說起……”範瑾給他起了個綽號叫“從頭起”。有一回,市委副書記劉仁同志接見李濱聲,肯定他見報的幾幅漫畫,鼓勵了他,李濱聲受寵若驚,一時詞不達意,就表示自己還要加強學習,“學習,學習,再學習”。範瑾聽說此事,幽默地給李濱聲起了個外號“再學習”。

時間到了9月底,《北京日報》的正式創刊終於進入倒計時。9月27日至29日,《新民報》刊登了《北京日報》創刊啟事和北京《新民報》終刊啟事。根據啟事,《新民報》將於1952年9月29日終止發刊,《北京日報》於1952年10月1日創刊。

北京市人民的報紙

臨近創刊,籌備處的工作越來越緊張。直到創刊前幾天,一線的採編人員仍在不停地修改準備見報的作品,不斷地試版,連帶著工廠的排版人員也忙得腳不沾地,除了正常出版《新民報》之外,還要配合試版工作。

“試版有時候一天一次,有時候一天兩次,前前後後試版搞了七八種,試印也有過一兩次,所以我們工廠——特別是排字車間,幾乎是白天黑夜地連軸轉,一直到29日下班前,才算告一段落。29日晚上,開始全力投入到國慶節出報的準備工作中。”周啟祥向記者回憶說,“那個時候我還做工會工作,要完成出版《新民報》和試刊工作,還要組織國慶當天的遊行隊伍,差不多兩天兩宿沒睡覺。”

儘管人困馬乏,但每個人都興奮不已。在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三週年的紀念日,北京市委機關報《北京日報》終於要與市民見面了!

1952年10月1日,《北京日報》創刊號誕生了。

《北京日報》誕生記 · 3丨毛主席曾三次題寫報頭圖2

鮮紅的報頭是毛澤東題寫的。“創刊號”三個套紅繁體字位於報頭下方,字號不大。在“創刊號”三個字下,是報社創刊時的地址:北京西長安街72號。報紙定價為600元,相當於新版人民幣6分錢。

整張報紙4個版,均為豎排。第一版通欄標題為套紅繁體字口號:“慶祝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三週年”,並配發毛澤東和孫中山的大幅照片,以及《人民日報》社論。

位於頭版下端的“創刊詞”,由時任市委宣傳部副部長的廖沫沙起草,市委書記彭真親自修改後定稿。發刊詞標明瞭《北京日報》的性質和任務:

《北京日報》是北京市人民的報紙,是在中國共產黨北京市委員會和北京市人民政府領導之下的報紙。

它將系統地宣傳黨和人民政府的方針、政策,報道北京市人民的政治、經濟、文化、市政建設,特別是生產建設進行的情況,反映人民群眾的意見和要求。

在黨和人民政府的領導下,《北京日報》一定能夠和北京人民群眾建立密切的鞏固的聯絡,使它在首都今後建設事業中擔負起集體的宣傳者和組織者的任務。

剛剛誕生的《北京日報》創刊號發行了3萬多份,一年後即增長一倍,達到7萬多份。時隔七十年,周啟祥已是百歲老人,創刊當天的情景還歷歷在目:國慶慶祝典禮結束以後,報社在門口擺了兩張桌子,放了幾摞報紙。長安街上人潮洶湧,來來往往的人群紛紛跑到桌子前面,爭先恐後,想一睹新出版的《北京日報》的風采。“一會兒的工夫,好幾摞報紙就一搶而光,我估計得有1萬份左右。”

《北京日報》誕生記 · 3丨毛主席曾三次題寫報頭圖3

作為創刊人員之一,周啟祥略感遺憾的是,由於轉載的中央媒體文章篇幅較長,報紙版面有限,創刊號沒能充分體現本地特色。事實上,市委和報社領導也注意到了這一點。據範瑾回憶,創刊之初,報紙來稿少,文章長,與《人民日報》重複多,地方性差,脫離群眾,為此,彭真親自召集各區縣局及直屬單位負責同志開會。

在會議上,彭真直言不諱地說,這一時期《北京日報》的問題,是“因為我們這些‘老爺’(市、區及部門負責幹部)沒有負起責任。辦報不能像看戲一樣,這兒不好,那兒不好,光挑毛病,而必須‘老爺’負責,全黨辦報。”他要求市、區及各部門每月提出報道計劃、列出題目,送到報社編輯部,又向報社提出“要登短文章,不要又臭又長的文章,文變短了,不好編排,可以搞單元。”他要求每一項報道都要有特點,他說,“不要老是‘共同綱領’式的文章和標題,老是‘萬里長征第一步’的‘八股調’。要有創造,永世不創造就永世沒有生命。”

中央領導也對《北京日報》給予了特殊的關懷。毛澤東主席、周恩來總理都對《北京日報》刊登的新聞報道、漫畫、小品文、短評等提出過意見,有過表揚,也有批評。劉少奇同志曾親自來到報社,作思想討論的總結。

有一次,周總理在人民大會堂接見參加全國衛生工作會議的代表。接見開始時,周總理問有哪些新聞單位來了,工作人員回答:有人民日報、解放軍報、光明日報……周總理又問:北京日報來了沒有?工作人員回答:沒有。周總理當即表示:你們在北京開會,怎麼不請北京日報的人來參加,趕快補請,補請。會議立即通知了北京日報。從那以後,衛生部立下一條不成文的規矩,凡衛生部召開的有新聞單位參加的會議,都邀請北京日報派人參加。

《北京日報》誕生記 · 3丨毛主席曾三次題寫報頭圖4

細心的讀者能夠看出來,與《北京日報》現在所用的報頭相比,創刊號的報頭字型明顯不同。這裡還有一段故事。前文已提過,1952年5月24日,毛主席第一次為《北京日報》題寫了報頭,這個報頭陪伴了北京日報12年。1964年7月29日,範瑾社長接到毛主席的一封親筆信,信中寫道:

北京日報報頭不好,應重換過。現寫了兩張,不知可用否?如不可用,退回重寫。如你們認為可用,則在國慶節改換為宜。敬禮!

《北京日報》誕生記 · 3丨毛主席曾三次題寫報頭圖5《北京日報》誕生記 · 3丨毛主席曾三次題寫報頭圖6

1964年7月29日,毛澤東同志致信範瑾同志,為《北京日報》第二次題寫報頭。

接到毛主席的來信,全社人員至為興奮。趁此機會,範瑾代表編委會和全體員工給主席寫信請求:北京晚報現在用的報頭是湊的字,您是否可以為北京晚報寫個報頭?

9月25日,毛主席回信,不僅為北京晚報題寫了報頭,還又為北京日報重寫了一張,供報社選用。1964年國慶節,毛主席手書的新報頭,在《北京日報》上隆重啟用,一直沿用至今。

《北京日報》誕生記 · 3丨毛主席曾三次題寫報頭圖7

1964年9月25日,毛澤東同志給範瑾同志回信,第三次為《北京日報》題寫報頭,同時為《北京晚報》題寫報頭。

憶往日,看今朝,如今《北京日報》大步向前,邁上了融合傳播的新航程。

70載春秋,25000多個晝夜交替不息,它在每個夜晚亮起的燈光,它在每個清晨散發的墨香,它在每一個歷史現場的身影,早已融入首都人民和這座城市的共同記憶中。(完)

0
0
14

最新評論

可匿名神評,需稽核
匿名神評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