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評列表

  • 神評
    使用者16xxx17
    3
    2022-09-21 17:25:35
    王允王朗你都分不清楚,你還發個錘子啊,反手就是一個舉報
  • 神評
    使用者95xxx71
    2
    2022-09-22 04:00:13
    人物角色都串了 [笑著哭]

王司徒:錯失挽救大漢的最後一次機會

2022-09-21 09:50:20
2
王允王朗你都分不清楚,你還發個錘子啊,反手就是一個舉報王司徒:錯失挽救大漢的最後一次機會圖1王司徒:錯失挽救大漢的最後一次機會圖2

諸葛村夫舌戰王司徒,給了B站UP主無與倫比的靈感與歡樂。諸葛亮三言兩語,就讓王司徒吐血墜馬的畫面,一直被人津津樂道。“住口!無恥老賊,豈不知天下之人,皆願生啖你肉,安敢在此饒舌”的名句,更是繞樑三日不絕於耳。在演義裡,王允給人的印象好像就是一個忠心耿耿的大漢老臣,費盡心機只為朝廷除去董卓,隨後又因護衛獻帝慘死於西涼亂兵刀下,成了東漢末年群雄混戰前的一個匆匆過客。但事實卻並非如此。從某種程度上說,在紛雜的三國亂世降臨前,王允扮演的從來都不只是一個殺死董卓的小角色,而在某一刻他曾掌握過帝國的最高權力,並面臨著將帝國拉回正軌的大好形勢。他王司徒也有個毛病,一張口就是大道理,看起來義正言辭,其實都是不得人心的陳詞濫調,最終錯失了扶大廈於將傾的機會。書生好意氣,誤國又誤民。01刺殺董卓事情從刺殺董卓說起。眾所周知,董卓是漢末開啟了四百年亂世的那條惡龍,但在191年,自從被江東猛虎孫堅再次擊敗後,就算是惡龍,董卓也徹底喪失了進取天下的雄心。

王司徒:錯失挽救大漢的最後一次機會圖3

同年3月,為了躲避關東反董盟軍(就是《三國演義》裡的十八路諸侯),尤其是孫堅,董卓決定放棄洛陽遷都長安。他的想法很簡單,你孫堅確實能打,但我董卓也不是不能跑,長安離我的根據地涼州多近啊,那裡馬兒跑得又快,草兒長得又肥,我超喜歡那裡的。就在董卓安安心心地鑽入長安附近的郿縣,準備在屯了三十年糧食的塢堡慢慢養老時,他萬萬沒有想到,此時天下的反董勢力已經分為了兩條戰線。一條是函谷關外的盟軍,另一條,則存於長安朝廷內計程車人們。如果說盟軍用武力解決問題,那麼士人們靠的便是陰謀和刺殺。沒錯,由於董卓實在惡貫滿盈,在我們的王司徒還沒出手前,其他被董卓從洛陽裹挾至長安計程車人們,就已經迫不及待要置其於死地了。最先出場的是議郎鄭泰。鄭泰是當時的名士,善於忽悠,早在189年董卓剛入京亂政時,他就極具前瞻性地和城門校尉伍瓊、尚書周毖共同勸說董卓任命袁紹為渤海太守,說袁紹好利無謀,不足為慮。結果“意外”的是,得到喘息機會的袁紹,反而利用渤海太守之位,振臂一呼成了關東反董盟軍的首領,氣得董卓連呼後悔。

王司徒:錯失挽救大漢的最後一次機會圖4

但就在前景光明的時候,剛打了幾場勝仗的諸侯們就開始各懷異心、躊躇不前,身在長安的鄭泰也是無可奈何。不過很快他就有了新的計劃。還是從軍事出發,他建議由比較受董卓信任的司徒王允出面,任命護羌校尉楊瓚為左將軍,尚書僕射士孫端為南陽太守,領兵由武關道攻擊袁術。當然,不是讓他們真的攻擊袁術,而是想借此從涼州軍手中奪取一部分兵權。同時,也可以趁機放袁術從武關道進入關中夾擊董卓。然而,由於董卓此時只想守在關內,“雲事成,雄據天下,不成,守此足以畢老”,對主動出擊沒有興趣,加上有了前車之鑑,對兵權的把控比較敏感,就沒有答應。於是這個計劃也泡湯了。鄭泰的忽悠沒成功,下一個士人越騎校尉伍孚又站了出來。相比於鄭泰的慢慢忽悠,武人出身的伍孚更加激進,所以他決定鋌而走險刺殺董卓。計劃的那天,他身穿朝服,內著小鎧,藏著一把利刃去見董卓。兩人談完事後,趁著董卓送他出門,伍孚突然抽刀刺向董卓,想一刀捅死他。結果沒想到董卓體態肥胖,身法卻很靈活,他躲過了這一下,隨即命護衛將伍孚拿下。被信任的人暗殺,董卓很是氣憤,大罵道:“你敢造反嗎?”(卿欲反邪?)伍孚說:“你我不是君臣,何來造反之說?你這個亂國賊子,恨不得誅你,將你車裂於市以謝天下!”(汝非吾君,吾非汝臣,何反之有?汝亂國篡主,罪盈惡大,今是吾死日,故來誅奸賊耳,恨不車裂汝於市朝以謝天下。”)隨後伍孚被當場格殺。毫無疑問,這次的流血是極為慘痛的,但士人們並沒有就此放棄刺殺。相反,鑑於伍孚的教訓,他們開始謀劃團隊作案。在何顒的策劃下,他們迅速制訂了新的暗殺計劃,參與的人包括前面的鄭泰、種輯、荀攸以及華歆。這次暗殺計劃的具體內容我們無從得知,因為這次他們還沒來得及實施,計劃就提前洩露了。倉促之下,鄭泰、華歆僥倖逃脫,何顒、荀攸被捕,損失慘重。逃脫的兩人,輾轉出了武關道,投去了後將軍袁術。被抓的兩人,何顒不堪酷刑,在獄中自殺,荀攸倒是泰然自若,在牢裡該吃吃該喝喝,直到董卓死了,他還沒被殺,後來還成了曹操信任的謀主——可能這就是曹操口中的“外愚內智、外怯內勇”吧。但不管怎麼說,至此士人們的三次刺董行動無一例外地全部失敗了。他們前仆後繼為此付出了生命的代價,董卓卻還是安然無恙。這種“好人入地獄,惡魔在人間”,如果馮小剛穿越,恐怕也會忍不住大喊一句:還有王法嗎,還有法律嗎?真的,難道就拿董卓沒辦法了嗎?02反間計如果不開天眼透視後面的事,此時的王允還真沒有任何辦法。191年的王允已經五十多歲了,看著年輕人們奮不顧身地刺殺董卓為國除賊,王允頗感欣慰,但眼睜睜的看著董卓躲過一次又一次暗殺,王允心裡又十分著急。前幾次的行動,幾乎已經耗盡了士人們在長安的全部有生力量,這些人跑的跑,死的死,關的關,剩下的不過是荀爽、黃琬、楊彪這寥寥幾人。但這幾個年齡普遍偏大,搞暗殺明顯不在行,搞政治又沒實權,壓根幫不上什麼忙。環顧四下,能夠勉強算得上一個幫手的,只有前面提到過的尚書僕射士孫瑞。但也正如前面所說,士孫瑞只在尚書檯有點權力,軍隊裡始終插不上手,搞起暗殺來還是出不上力。思來想去,關於如何除掉董卓,王允決心一定要找一個強有力的幫手——既有一定的兵權,又明確想反了董卓。符合這個條件的,王允很快想到了一個合適的人選。沒錯,這個人就是呂布。

王司徒:錯失挽救大漢的最後一次機會圖5

呂布是五原郡九原人,王允是太原郡祁縣人,二人同為幷州人,屬於同鄉關係,加上呂布是董卓親近的義子,而王允是董卓信任的司徒(王允能坐到司徒的位置,其實主要是董卓的信任提拔),因此兩人在私下的聯絡頗多。一開始可能是敘敘舊或談公事,但聊的時間長了,王允非常意外地發現,這個呂義子在董義父身邊過得很不開心。這種不開心源於呂布的特殊身份。眾所周知,呂布在認董卓為父前,曾是幷州刺史丁原帳下主薄,後來董卓以利相誘,呂布才殺了丁原投靠於他。這種背叛故主的行為,本就讓呂布處於被譴責的風口浪尖下,心理較為敏感,結果呂布“賣主”換來的卻不是“榮華富貴”——這三年來他的官職升遷得很慢,只勉強當了箇中郎將,實權遠遠比不上董卓的自家子弟和心腹涼州籍將領牛輔、李傕、郭汜、樊稠、張濟。這讓好利的他很是不滿。瞭解到這點後,王允便開始有意識地對呂布進行挑撥離間,時常恭維些呂將軍英武、董太師不公的話,惹得呂布藉機大倒苦水,漸漸生出反意。而恰在此時,由於董卓和呂布之間的關係出現了新的危機,“及時“地為王允策反呂布助了一把力。起因是董卓這個人行事粗魯、不計後果,有一次呂布惹他不高興,他直接抄起身邊的短戟就向呂布扔去,幸虧呂布身手好,才躲過了這一下。事後,呂布主動向董卓道歉,董卓就氣消了。董卓沒覺得這事怎麼嚴重,過後就忘了,但呂布忘不了,就因為件雞毛蒜皮的小事差點被扎死了,這誰能忘?所以呂布內心開始怨恨董卓,“由是陰怨卓”。除了怨恨,呂布還有不安。因為呂布平時負責董卓的安全保衛工作,經常出入董卓的太師府,久而久之他和董卓的一個侍婢(演義裡被改編為王司徒獻上的貂蟬)好上了,有了不正當男女關係。雖然沒被發現,但由於做賊心虛,呂布總是“恐事發覺,心不自安”。

王司徒:錯失挽救大漢的最後一次機會圖6

兩件事疊在一起,極大地加重了呂布的反意。但到了密謀的最後階段,礙於父子情面,下定決心前呂布還是略有猶豫,這時王允添了最後一把火:君自姓呂,本非骨肉。今憂死不暇,何謂父子?擲戟之時,豈有父子情也?於是呂布加入王允的暗殺計劃,答應除掉董卓。士人們流出的血,終於在王允的反間計下得到了該有的回報。03書生好意氣獨夫董卓死了。死的那天,史載“日月清淨,微風不起”,連老天爺都在慶祝。他的死訊傳開後,長安城內壓抑沉悶的氣氛被一掃而空,人們在街道上載歌載舞,拿出珠寶首飾換來酒肉,舉行著一場盛大的狂歡。看著這種景象,作為暗殺計劃的總設計師,王允的心情極為舒暢,但作為執掌朝政的司徒,他卻不能沉浸其中,因為有些事他必須得馬上處理。董氏餘孽的治罪、有功之臣(呂布)的封賞以及長安士人(荀攸)的平反這些都不在話下,王允身為治政老手都很快能處理好,最緊要的,在於如何處置董卓剩下的涼州軍。此時的涼州軍主力並不在長安,這是刺殺董卓行動成功的關鍵。由於關東盟軍的逼迫和黑山軍的滋擾,之前董卓命他的女婿牛輔率重兵屯駐在陝縣總括全域性,其他心腹將領李傕、郭汜、張濟則在函谷關附近佈防。留守長安的,只有徐榮、胡軫、楊定這些人。

王司徒:錯失挽救大漢的最後一次機會圖7

徐榮是非涼州籍人,和呂布一樣沒有得到重用,所以董卓死後他沒做任何反抗便歸順了朝廷。胡軫、楊定是涼州豪傑出身,算是董卓的心腹,但看著苗頭不對,他們也識時務地交出了兵權。所以,真正需要王允認真考慮的,是身在陝縣手握重兵的牛輔和聚集在函谷關附近的李傕、郭汜、張濟各部。如果能將他們控制住,徹底消除涼州軍對長安的威脅,那便是真正意義上完成了“刺董”行動的全部步驟。到那時,外戚(何進)與宦官(十常侍)同滅,董卓之亂了結,天子尚有餘威,關東諸侯羽翼未豐,這無疑是帝國重振朝綱的絕佳時機。不客氣的說,這恐怕是自184年黃巾之亂以來最好的機會了。然而就在這個關鍵時刻,王允犯了一連串作為政治家最不該最致命的錯誤,最終葬送了帝國的最後一絲希望。這錯誤便是本文開頭所說的:書生意氣。表現在哪呢?正是對涼州軍的處置上。一開始朝廷初定時,為了維持長安的穩定,呂布向王允建議誅殺董卓在長安的舊將,即投降的徐榮、楊定、胡軫等。他認為,這些人長期追隨董卓,家族和財產都在涼州,不可能死心歸順朝廷,隨時可能反叛,不如早殺以絕後患。作為軍人,呂布的這個建議可以說很有見地,一言道破涼州兵的本性。但王允卻不以為然,他說:“那些有可能反叛的人,也僅是有可能而已,說他們反叛,現在沒有證據,如何服眾?”這話聽起來好像很有政治家的大氣,但其實只是他不瞭解這些涼州人和自己的書生之見而已。真正的政治家,對待已經被控制住的敵人,從來都不需要大氣,因為他們已經沒有反抗的能力,只要形勢需要,隨意處置都可以。真正需要施展大氣的,是那些不為所控的敵人,因為你本來就控制不住他,不如暫時示以大氣,日後再見機行事。譬如,陝縣的牛輔和函谷關附近的李傕、郭汜、張濟,就是後者。但對於這些人,王允卻又偏偏不肯“大氣”,給出的理由則更為奇怪:“此輩無罪,從其主耳。今若名為惡逆而特赦之,適足使其自疑,非所以安之之道也。”——《後漢書.王允傳》他說:“這些人本來沒什麼大罪,現在說他們有罪再來赦免他們,會讓他們自相猜疑,還不如不赦免,(讓他們承受應有的罪責)。”乍一聽這話很有道理,但同樣的,這只不過是王允的小聰明罷了。因為對涼州軍而言,他們並沒有心思去猜王允怎麼想的,他們在乎的只有是否有能夠確保他們安全的那一紙赦免令。如果沒有,那你解釋再多也沒用。果然,王允不肯赦免牛輔,帶來的後果便是直接引發了牛輔大軍的強勢反叛。在王允的安排下,呂布命騎都尉李肅前去平叛,結果李肅大敗而歸,呂布只得誅殺李肅,親自率軍前往。關中局勢再次陷入動盪。幸而,由於董卓的暴死,對牛輔的影響實在太大,他整日緊張過度,不僅聽信巫師的話斬殺了帳下大將,還在某日夜裡自亂陣腳撇下大軍獨自跑路,不久便為親信所殺,首級被送往了長安。到此時,叛亂的迅速被壓,這已經是長安的萬幸了。函谷關附近的李傕、郭汜等聽說牛輔被殺後,也慌忙不迭地遞上降表,祈求得到朝廷的赦免。然而,在接連除去了董卓和牛輔的王允此刻已經徹底目中無人了。朝中的當世大學者蔡邕,都被他以一個“嘆息董卓”的罪名執意處死,何況是董卓的舊將呢?於是這次他連一個正當的理由都不願意給,也不顧群臣的勸阻,直接以“一年不可再赦”為由拒絕了李傕、郭汜的請求,並派使者發出了對他們的通緝令。他想當然的以為,連牛輔都死了,李傕、郭汜還敢反叛嗎?

王司徒:錯失挽救大漢的最後一次機會圖8

確實,以李傕、郭汜這些只會打仗的軍人,他們在聽說王允不肯赦免後,第一想法的確是想散夥各自跑路,但誰又能想到,三國最著名的毒士賈詡此刻正在李傕軍中,與涼州軍生死與共呢?正如《三國演義》裡的情節一樣,賈詡的一句“聞諸君若棄軍單行,則一亭長能束君矣。不如相率而西,以攻長安,為董公報仇。事濟,奉國家以正天下;若其不合,走未後也”,徹底將這本可避免的天下再次攪了個天翻地覆。192年5月,李傕、郭汜、張濟各率所部在陝縣集結,宣佈起兵反攻長安。聞訊,董卓的舊部樊稠、李蒙紛紛趕來,其他各地涼州軍也在沿途不斷加入,“比至長安,已十餘萬”,一起將長安城圍了個水洩不通。就在這種時候,王允之前對涼州降將的“大氣”處置也毫不意外地顯露出了最惡劣的後果。胡軫臨陣倒戈;楊定被王允派去和談,結果前者轉頭就告訴李傕城內的佈防,還勸他加緊攻城;徐榮還好,陣前戰死。但一切都來不及了,8日後叟兵開啟城東門,涼州軍一擁而入,長安陷落。此時距董卓被誅不過月餘,帝國便為王允的任性付出了最慘痛的代價。最後,在城陷之際,呂布率軍闖青瑣門打算外逃,中途遇見王允,特地想把一起他帶出城去,不料王允卻說:若蒙社稷之靈,上安國家,吾之願也。如其不獲,則奉身以死之。朝廷幼少,恃我而已,臨難苟免,吾不忍也。怒力謝關東諸公,勤以國家為念。是不是很有忠心報國的一片赤誠呢?然而正是這句話,在這一刻徹底將他內心的那股書生意氣展露得一覽無遺。“關東諸公”,即關東盟軍中的諸侯們,這個時候在幹嘛呢?袁紹奪了韓馥的冀州,東郡太守橋瑁殺兗州刺史劉岱,孫堅與劉表在荊州打的不可開交……難道還能夠指望得上他們?事實上,在王允不肯赦免李傕、郭汜等人之前,朝廷中曾有人提出要老將皇甫嵩前往陝縣統領涼州軍,以安定李傕、郭汜之心(防止反叛),結果王允卻斷然拒絕:不然。關東舉義兵者,皆吾徒耳。今若距險屯陝,雖安涼州,而疑關東之心,甚不可也。他說:“關東盟軍們都是自己人,如果讓皇甫嵩統領涼州軍,豈不是讓關東盟軍們懷疑我們據險向他們對抗嗎?”原來在王允心裡,董卓是國賊,所以他忍辱負重地刺殺他,最後連他的部下牛輔、李傕、郭汜也不放過,而關東盟軍從來都是自己人,所以他連做出一絲有可能對抗他們的舉動都不肯,這種所謂的善惡對立,善就是善,惡就是惡,難道不正是一種幼稚可笑嗎?或許我們可以這樣說,在這亂世之中,除了捷足先登的董卓一人,袁紹、公孫瓚、曹操、孫堅甚至劉備……又有哪個不是逐鹿的野心之輩呢?在這爭權奪利的舞臺上,只不過是你方唱罷我登場罷了。參考文獻:[1]陳壽:《三國志》[2]范曄:《後漢書》[3]南門太守:《三國全史》

0
2
9

最新評論

  • 使用者95xxx71
    2
    2022-09-22 04:00:13

    人物角色都串了 [笑著哭]

  • 使用者16xxx17
    3
    2022-09-21 17:25:35

    王允王朗你都分不清楚,你還發個錘子啊,反手就是一個舉報

可匿名神評,需稽核
匿名神評

猜你喜歡

最新資訊